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天气预报:  
 
冉冉炉火铸纯青
镇江市政协网站 www.zjszx.gov.cn 2016-12-07

访丹徒区政协委员、五星机械(镇江)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平

在赵平的合资企业里,一件件尚未打磨的铜器整齐码放在货架上。工作台边,工匠师傅们正在对蜡模精雕细琢。“我们采用失蜡法精密铸造工艺,就是用蜡制成铜胎原模 ,外敷耐高温造型材料,整体铸型后加热铸模将蜡化去,然后加热升温,形成空腔铸范,再浇入液态铜,冷却后得到成型的铜铸件。”看到我们有些疑惑,赵平连忙解释说。原来,赵平口中的失蜡法精密铸造工艺是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最早可以追溯到商代中晚期,多用于铸造具复杂形状及图纹的铸件,湖北曾侯乙墓中出土的尊盘就是用失蜡法铸造的精品。然而,大多数人觉得,由于流程繁琐,工艺复杂,蜡模不能重复使用,失蜡法在如今的社会化大生产中会愈加边缘化。赵平可不这么认为,在他的合资企业里,这个已经流传近3000年的古老铸造技艺,每天都在被重复演绎。谁又会想到,这家以制作精美铜器为傲的公司,最初的业务竟是国际废金属回收。转型跨度这么大?看到大家脸上的疑惑,赵平娓娓道来。

“我是土生土长的丹徒人。”1989年,赵平从部队复原回家。不久,他为了另一半,只身前往苏州打拼。在苏州, 赵平找到了一份负责总务的工作,成为他展露出才华的舞台。一次,在负责接货物的过程中赵平发现,有些外贸运输车队卸完货后是空车返回。他便与外贸车队调度协商,将公司进口的货物低价装到返程货车上。这个小小的创新为公司节省了70%的运输成本,赵平赢得了上级的赞许,那时他还不到30岁。

赵平的“第二站”是一家从事国际有色金属回收的台资企业。“我们在国际市场上收购废旧材料,提取其中的铜、铝、锌等贵重金属,技术含量不高。”赵平说,随着苏州国家高新区的提档升级,这家台资企业面临着用地成本增大等诸多发展问题。赵平了解到情况后,积极为家乡筑巢引凤,说服企业负责人将公司搬迁到了丹徒,并约法三章,承诺绝不将污染带回家。1995年,五星机械落户丹徒黄墟镇,成为丹徒第一家台资企业。

然而,企业也有“十年之痒”。2005年,五星机械遇到了发展瓶颈。改革开放初期,国际废旧金属回收属于朝阳行业。“那时候,行业整体利润很可观。”赵平说,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朝阳终究变成了夕阳,他每天都能感受到转型升级的紧迫感。一次生意失败让他下定决心,“那时候真是受人欺,受人气。”赵平咬咬牙说:“转型!必须转!”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转型谈何容易。路在何方?一次偶然的茶叙让赵平眼前一亮。在与下游生意伙伴的闲聊中赵平得知,铜制工艺品加工有着不错的前景,和废旧金属回收相比,产品附加值更高。方向是有了,赵平却高兴不起来。原来,生意伙伴是家族产业,手中掌握的失蜡法技艺都是父子相传,岂肯轻易示人?在赵平的不懈努力下,生意伙伴最终成为合作伙伴,企业也由传统的原材料经营转型到文化创意领域。2007年,赵平迈出了新的一步。

“我就是想为镇江文化旅游产业做一点什么。”家乡情怀浓郁的赵平对镇江的旅游发展格外热忱。他时常感慨:“八方来客在镇江看的见山,望的见水,可就是带不走回忆。”怎么讲?赵平解释说,镇江的旅游纪念品种类单一,能带回去的要么是香醋,要么是肴肉。没有一种能够让镇江美景‘定格’的工艺品。”

赵平对此念念不忘,直到进入铜制工艺品加工行业后,他才有了施展拳脚的机会。“体现镇江特色的铜制工艺品必须要突出本土元素,金山寺是最佳选择。”赵平说,金山寺在宋代出了一位高僧叫佛印,来镇旅游的游客都会听到“有僧皆佛印,无客不东坡”这句诗。加上金山寺素有“寺裹山”的美誉,铜器很容易做出立体感。赵平寻思,为何不用金山寺与高僧佛印作为素材打造一枚铜制“佛印”呢?90多天里几易其稿,以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为元素的文化创意产品出炉了。赵平手拿产品小样介绍说,“佛印”是一枚高20厘米左右的铜玺。铜玺顶部是金山寺全景立体图。底部是高僧佛印的轮廓图以及“金山佛印”四个大字,既体现了高僧佛印的风采也保留了印章的功能。“印身四面采用佛家八宝,寓意平安,印身正面刻有金山二字,背身刻上印象镇江,以示纪念。”赵平希望游客们通过这枚“佛印”,把镇江的禅宗文化和金山寺的美景带回家,将美好的回忆永远收藏。目前,赵平正打算积极地将佛印推向旅游市场。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优秀的创意需要借助东风才能飞得更高。去年年末,一部《大圣归来》凭借互联网营销,抄热了猴年文化创意市场,赵平也从中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巨大能量。为了让企业拓宽经销渠道,赵平主动“触网”,与互联网营销具有一定规模的浙江“铜师傅”合作,尝试采用众筹模式研发、销售新产品。“互联网最大的好处就是消除了信息隔阂。”赵平说,失蜡法的生产周期长,比陶模铸造整整多了近一个月,这导致企业对市场的反应较慢,资金周转也压力很大。“网络众筹则能很好地规避这类风险,订单式的销售既能掐准消费者的口味,又能保证资金流稳定,特别在宣传上,互联网还有独到的优势。”话虽这么说,实际上赵平内心是忐忑的。“互联网都是年轻人玩的东西,我怕玩不好。”然而,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市场反应让赵平乐开了花。“铜师傅”的销售网站上显示,此次众筹供筹集资金900余万元,限量6666尊的大圣归来铜像当月就销售800多尊,销售额近300多万,大圣归来在全国一炮打响。赵平还发现,消费者除了在网上留下好评外,更希望他继续以十二生肖为素材,每年都推出一款文化创意产品。“明年的主题是‘大鸡(吉)大利’,后年的主题是‘大获全(犬)胜’”,尝到互联网+甜头的赵平笑呵呵说。

在普通人眼中,铜制工艺品是小众美。赵平却不这么看,他认为铜制工艺品应成为大众文化的一份子。在句容,如果你行走在台湾小镇文创步行街里,你会发现有几尊生动活泼的室外人物铜像引得游人驻足拍照,这便是赵平两个月的努力成果。童年嬉戏、两小无猜、少女时代、闺蜜细语……赵平的铜像与台湾小镇“相遇”,为文化创意街区增添了一份文化魅力,更是成为小镇的标志性形象。此外,赵平还将自己的产品送到厦门国际佛事用品展览会上展出,向全国乃至世界推介他的文化创意。

如今,赵平已是五十而知天命。随着人生阅历的沉淀,他对于传统技艺怀的是敬畏之心,想的是执着坚守。赵平常说,冉冉炉火铸纯青。当看到一炉又一炉的铜水在传世悠久的失蜡法铸造工艺下孕育新生时,他自己仿佛也从中获得了新的力量。

责任编辑: admin